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非洲童兵相關新聞剪輯

以下內容,由清華思沙龍編輯小組編輯彙整

聚焦非洲娃娃兵:難以重返社會女孩充當性奴

環球時報記者 劉陸明
2006年10月15日

「用刀殺人可比用子彈便宜。」,「我要用他的肉製造使我刀槍不入的藥……」很難想像,這些駭人聽聞並且幼稚可笑的話竟然出自一個名叫比林德瓦的15歲男孩之口。他的祖國剛果(金)在1998年至2003年經歷了一場被稱為「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血腥衝突,近400萬人喪生。而比林德瓦也在那場衝突中加入了遊擊隊,成了一名娃娃兵。他略帶炫耀地告訴記者,自己曾經挖出兩名被俘婦女的心臟,那一年他只有12歲。

據路透社報道,「大赦國際」組織11日發佈最新報告,稱剛果(金)至今未能完全彌合戰爭的傷痕,還有至少1.1萬名童軍被控制在反政府武裝和各種民兵組織中,難以重返社會。脆弱的和平進程隨時可能將他們捲入新戰火。該報告稱:「現政府沒有採取任何解救這些娃娃兵的措施,而且一些孩子正被新徵入伍。」有些娃娃兵被解救出來後,因沒有得到政府及時的教育和扶助而無法融入社會,不得已重新扛起了槍;還有一些兒童因家境貧寒等原因也成了各種武裝組織拉攏或誘拐的對象。

在剛果(金),近40%的童軍是女孩,她們大多數在衝突結束後至今的3年裏仍然下落不明。一些政府官員在統計娃娃兵以實施解救計劃時也常把女孩當成是成年男兵的「侍從」,而成年男兵則將這些女孩視為「性資產」而拒絕放人。11日,路透社記者在剛果(金)的一家童軍轉化中心遇到了一個女孩,她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娃娃兵」經歷,但堅持不願意透露姓名。她說:「我和其他4人在一起拾柴時被一群士兵掠走,當時我15歲,他們逼我『嫁』給一個士兵。我曾生過一個死胎,第二次懷孕時又趕上衝突再起,我被軍隊趕了出來。九死一生之後,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家,可家裏人嫌棄我懷過男兵的孩子,把我趕了出來。」她現在已經無家可歸,只能在轉化中心裏過活。據英國「救救孩子」援助組織負責人穆辛蒂介紹,這名女孩的經歷在剛果(金)很有代表性。由於社會偏見,一旦女孩被強暴,就很難被原來的家族接納。

長期以來,娃娃兵一直是非洲持續不斷的衝突中的重要角色,而剛果(金)是這一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據估計,從1998年該國爆發戰亂以來,至少有3萬名未滿18歲的男孩或女孩被迫或自願加入各武裝集團充當殺人犯、苦力或性奴隸,高峰期曾佔反政府武裝總數的40%。在當地語言中,娃娃兵被稱為「卡多戈」,意為「小傢夥」。已知最小的「卡多戈」年僅7歲。戰後,剛果(金)於2004年11月立法禁止政府軍招募18歲以下的平民,並簽署了關於成立國際刑事法庭的《羅馬條約》,規定使用娃娃兵屬於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許多聯合國救援組織和非政府組織進入剛果(金),協助該國執行「復員、重新融入社會計劃」。

據聯合國數據顯示,當今世界約有30萬名18歲以下的娃娃兵,除直接參戰外,他們還做間諜、信使、護士及性奴隸。軍事專家指出,與成人戰士相比,娃娃兵通常沒受過系統訓練,但卻比成人更加危險,因為他們從小在血雨腥風中長大,戰鬥是他們的唯一技能。


資料來源:國際線上


賴比瑞亞:血色童年「娃娃兵」

作者:林峰
2003年08月21日

「幼稚又顯呆滯的目光,稚嫩的黝黑臉龐,不合體的寬大軍服與沉重的AK-47步槍,『娃娃兵』們漫無目標地掃射著,乘車呼嘯而過……」連日來,這些令人觸目驚心的場景頻頻出現在報道賴比瑞亞內戰再起的電視畫面中。賴比瑞亞交戰雙方動用「娃娃兵」參戰這一醜陋現象再次引起世人的關注,人們更加擔憂這些處於血色童年之中「娃娃兵」的命運,並呼籲國際社會動員一切力量「救救孩子們」。

非洲大陸的地區衝突幾十年來始終未曾停止,而「娃娃兵」參戰現象也越來越普遍。據聯合國統計,非洲「娃娃兵」人數高達12萬之眾,其中多為十幾歲的兒童,年齡最小的竟然只有七八歲。在非洲許多內戰國家,一些武裝派別為了擴充兵源,將許多貧困的農村兒童甚至是街頭流浪兒或脅迫或利誘招募從軍。由於「娃娃兵」年幼無知,很容易被改造成為盲從的「戰爭機器」。同時,輕武器的非法貿易與擴散在非洲一直未被有效遏止,大量輕型化、操作簡便的步兵武器流入非洲沖突地區,使這些「娃娃兵」幾乎不用訓練便可掌握。因此,不少兒童充當了廉價的戰爭工具。

賴比瑞亞十多年來一直處於戰亂之中。總統泰勒1997年上台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曾有過短暫的和平,然而一年多以後,先是內亂,後又戰火重燃。今年六七月以來,賴比瑞亞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在首都蒙羅維亞大打出手。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競相大肆招募兒童為其充當炮灰,最小的只有9歲。

賴比瑞亞的這些「娃娃兵」年齡雖然不大,可其中不少人竟是多次上戰場的「老兵」。他們常常是為了有飯吃有衣穿而走上戰場殺人。在反政府武裝圍困下,130萬蒙羅維亞居民斷水缺糧之際,只要給吃給喝,就可引誘孩子們上戰場。也有為數不少的「娃娃兵」或是為了尋求保護,或是為了替家人復仇而被脅迫當兵的。一旦成為「娃娃兵」,往往就會被派去執行例如沖鋒、掃雷、刺探軍情等最為危險的任務,許多「娃娃兵」就這樣在戰亂中喪命。為了克服「娃娃兵」在戰場上的恐懼心理,武裝派別的頭目還會強迫兒童服用大麻、酒和興奮劑來壯膽。「娃娃兵」長期置身於殘酷的戰爭之中,其幼小的心靈被扭曲,伴隨他們的隻有殺戮與仇恨。在他們成為受害者的同時也是害人者,「娃娃兵」有時甚至比成年人還要殘暴。

8月11日泰勒總統宣告下台,隨著西非共同體維和部隊以及美國士兵進駐蒙羅維亞,賴比瑞亞的戰火在當地百姓的歡呼聲中暫告停息。但交戰雙方切實履行停火協議,使滿目瘡痍的國家真正實現和平,還需一個艱苦的過程。維和部隊和美國大兵將要面對的是「人數如此眾多、年齡不大卻又致命的『娃娃兵』」。這些手中有槍的孩子也許會不計后果、不分場合地干一些「出格的事」,從而可能成為維和部隊在執行任務中最危險的敵手。

而這些「娃娃兵」在戰後能否被全部遣散並重歸社會則更為國際社會所關注。對許多「娃娃兵」來說,當兵吃糧使他們找到了有「家」的感覺。一旦戰爭結束,好鬥、性格怪異而難以與人溝通的「娃娃兵」,就很難融入社會。一些「娃娃兵」甚至會重操舊業,從事暴力和犯罪活動,給社會帶來極大危害。

近幾年來,獅子山、剛果(金)和安哥拉等國家的政府,在國際機構的幫助下成立了參戰兒童再教育中心,由專業人員幫助他們醫治戰爭所造成的心靈傷害,取得較好的效果。賴比瑞亞也曾建立過類似的再教育中心,然而戰爭再起,曾接受過教育的許多孩子又重上戰場拼命。

兒童本應無憂無慮地享受父母之愛,與同伴歡樂嬉戲和上學接受教育。但在像賴比瑞亞這樣的戰亂國家中,「娃娃兵」在童年時代所面對的卻是硝煙與戰火,殺戮與血腥,流離失所和與親人的生死離別。多少年來,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與國際社會為保護武裝衝突地區兒童的合法權益,通過禁止18歲以下兒童參戰等多項決議與公約。但「娃娃兵」現象在非洲大陸仍屢禁不止。許多有識之士認為,要從根本上杜絕「娃娃兵」參戰這一人類的醜陋現象,必須根除困擾非洲大陸多年的地區衝突,實現非洲的和平與穩定,使人民安居樂業。到那時,非洲大陸的兒童才有可能真正擺脫戰爭帶來的種種危害,度過美好的童年。


資料來源:人民網


內戰殘留未爆軍火 烏干達居民涉險

摘譯自2008年5月19日ENS 烏干達,帕德報導;鄭佳宜編譯;蔡麗伶審校

最近幾個禮拜,北烏干達境內陸續有7名兒童死於地雷意外,顯示烏干達政府軍和聖主抵抗軍(LRA)20餘年的內戰,留下不少未爆危機。地雷,加上其他各式武器的威脅,厭倦戰爭的難民們,返鄉之路恐怕遙遙無期。

歐皮(Bonny Opio)在地雷意外失去4個孩子,他說:「我哪裡也不去,即使政府拆掉我們的難民營。」另外三個孩子是他的侄兒與姪女,他們自從歐皮的兄長在數年前死於內戰後,就由歐皮撫養至今。

北烏干達駐軍發言人阿基基(Captain Deo Akiki)認為這起意外是出於集束炸彈,而非地雷。4名孩童當場死亡,另外10名孩童重傷,其中3名送醫急救後不治死亡。

阿基基表示,這些孩童是在收集金屬廢料,用來回收掙錢時,遇上這起意外;他強調,收集未爆武器是相當危險的,而孩童卻認為應該無礙。

歐皮擔心倘若踏上返鄉之路,「我會像我的孩子一樣誤踩地雷而亡。」像歐皮這樣待在北烏干達200處難民營超過十年的,約有200萬人,而政府開始鼓勵他們重返家園。

戰火稍微平息,過去22個月,坎帕拉政府和聖主抵抗軍已展開和平對話,雙方已草擬和平協議,只是尚未簽訂。

幾年來,聖主抵抗軍都是以地雷切斷政府軍的尾隨攻擊,此舉如今成為回歸和平的阻力;返鄉難民在重回家園展開新生活時,仍必須承擔戰爭遺留的風險,可能誤踩地雷或其他爆裂武器。

烏干達軍隊已開始搜尋和移除散落爆裂物。從反抗軍先前的大本營帕得德(Pader),沿著基特古姆(Kitgum)往北,都是未爆炸軍火密集處,特別在古盧(Gulu)和帕德區域交界的阿微爾(Awere)和東邊50公里處、帕德區之外的歐姆(Omot)。

聖主抵抗軍領袖柯尼(Joseph Kony)原本預定在4月10日簽訂一項經過長期協商才草擬的和平協定,但他最後並未現身。此外,柯尼原定本週參與和平談判,以釐清協定中關於法律的相關議題;這場晤談應在上週末舉行,據報載,柯尼並未準時抵達議場。

與此同時,返鄉居民亟欲回歸原有的農耕生活。「倘若雨水豐富,我們應有更好的收成。」離開聖主抵抗軍卸甲歸田的歐西若(Ocere)說:「我們應該要可以自己養活孩子,而不是倚靠聯合國救援。」


資料來源: 環境資訊中心


全球至少17國 放任童兵上戰場

2008/05/21 公共電視

停止童兵聯盟20號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發表調查報告,內容指出,雖然去年全球各地,被迫投入戰爭的未成年娃娃兵人數變少了,不過仍然有一些動亂國家的政府,以及叛軍和武裝團體,持續剝削脅迫未成年的孩童加入戰爭。
根據這份報告,2007年全球共17國政府,有強迫娃娃兵入伍作戰的情況,比起4年前27國有娃娃兵的情況,稍微好轉。不過某些動亂頻繁,或高度獨裁的國家,仍然無視於國際間的約束,包括緬甸軍政府,非洲的查德,剛果民主共和國,索馬利亞,蘇丹,烏干達和葉門等國家,政府軍隊都長期出現娃娃兵。報告還指出,最棘手的,是非政府的武裝游擊隊或反抗軍,他們是全球最主要強徵娃娃兵的組織,也是最抗拒改變的一群,除了用童兵作戰當炮灰外,還會用他們執行自殺攻擊,由於不屬於政府,國際間很難對這些團體施加壓力。


資料來源: http://www.pts.org.tw/php/news/pts_news/detail.php?NEENO=85669


58國簽署承諾 應對童兵現象
2007/2/8新華網

來自58個國家的代表6日在法國首都巴黎簽署一份名為《巴黎承諾》的聲明文件,承諾全力阻止徵募和使用童兵。

雖然《巴黎承諾》並不具備實際法律效力,但一些致力保護兒童的國際組織希望,首次由多國政府出面簽署的這一聲明文件能夠為挽救戰亂地區兒童、消除童兵現象帶來新的曙光。

首個政府間協定

為期兩天的童兵問題國際會議6日在巴黎結束,58個與會國家的代表當天簽署了《巴黎承諾》,承諾在解決地區武裝衝突過程中無條件優先考慮解決童兵問題,保護兒童權益,幫助童兵盡早回歸社會,過正常生活。

各國在文件中保證致力於採取有效措施,懲罰非法徵募童兵的相關人員。文件說,被非法裹挾入伍而捲入武裝衝突的兒童如果被指控犯下了戰爭罪行,在接受審判時不能僅僅被視為犯罪嫌疑人,還應被視為違反國際法行為的受害者。

與以往有關解決童兵問題的國際會議不同,此次會議由法國政府發起,並且得到了近60個國家政府的積極響應。除歐盟所有成員國、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外,烏干達、查德、蘇丹、安哥拉、獅子山、賴比瑞亞等童兵問題比較嚴重的國家也參與簽署了《巴黎承諾》。

法國外長菲利普•杜斯特—布拉齊說,《巴黎承諾》代表的不僅僅是「漂亮詞藻」。更為重要的是,數十個國家的政府「首次在打擊童兵問題上就有關原則作出莊嚴承諾」。

全球25萬童兵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預計,去年遭到武裝組織雇傭的兒童數字仍有超過25萬,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6歲。這些童兵分布在全球10多個衝突地區。武裝組織不僅僅把這些孩子當作戰爭工具,而且還讓他們充當報信者、間諜、搬運工角色。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說,由於兒童年少無知,武裝組織往往使用物質誘餌誤導他們對戰爭産生興趣,繼而達到雇傭童兵的目的。

「他們(武裝人員)給了我食物和毛毯,有時候還給錢,這些東西比我們以前擁有的還多,所以我們願意(戰鬥),即使有時戰鬥比較艱難,」一名前童兵回憶說。

更為嚴重的是,相當數量的孩子還被武裝人員當作性奴。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全球現有童兵中,接近40%的孩子為女性,她們往往最易受到性侵犯。由於歧視等不平等現象存在,她們擺脫童兵生涯後也很難為當地社會所接受。

一名不願給出自己姓名的女性受害者對《每日電訊報》回憶說,自己被武裝組織劫持後被迫成為童兵。她平日裡必須幫別人扛著槍,到了晚上,當時只有12歲的她還得和武裝組織的頭目睡覺。

「救救孩子!」

在5日開幕的童兵問題國際會議上,26歲的塞拉利昂青年伊斯梅爾•比亞還向與會代表講述了自己成為童兵的經歷。

比亞說,自己成為武裝組織成員時只有13歲,而父母和兩個兄弟已經在當時的內戰中被打死。「我不知道該怎麽生活下去,前一分鍾我還有個家庭,之後就什麽都沒了」。

此後的兩年多時間裡,比亞一直在為武裝組織「效力」。比亞回憶說,每次參與槍戰時,感覺「拿一把槍去射殺別人就跟喝水一樣簡單」。

「沒有人生來就喜歡暴力,也沒有任何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的孩子希望成為戰爭的一部分,」比亞說。他同時呼籲國際社會採取有力措施,阻止被挽救的孩子再次成為童兵。

路透社說,過去5年中,大約9.5萬名兒童從童兵組織中脫離出來,並被送往有關複員項目接受培訓和心理治療。然而,由於一些心理治療和技術培訓實施的程度不夠,或者實施得太遲,這些項目並沒有對所有受害兒童産生良好效果。而當這些孩子發現自己難以被社會接受後,窘迫的生活狀況可能迫使他們重新操起槍支。(徐超)

資料來源: http://news.wx216.com/xyhq/65139.html


全球25萬娃娃兵捲入武裝衝突 時常充當掃雷工具
2007/2/10 重慶晨報

25萬娃娃兵彈雨中求生存

娃娃兵,一個被現代文明隔離的符號。在全球,這樣的符號分撒在12個甚至更多的國家版圖上。一分鐘的時間,在繁華都市的麥當勞,一個孩子可以買到漢堡包;在剛果的叢林中,剛好夠一個孩子為AK-47步槍裝上子彈。2007年公布的數據顯示,全球25萬兒童被裹挾入伍捲入武裝衝突。這個數字,近年來並沒有大幅減少的趨勢。

25萬孩子成殺人機器

2007年2月5日,童兵問題國際會議在巴黎召開

6日,與會58個國家的代表共同承諾,將會採取措施阻止任何組織和國家在武裝衝突中雇傭和使用童軍。聯合國的資料顯示,目前在世界上還有包括查德、烏干達、剛果(金)、哥倫比亞、尼泊爾、斯里蘭卡在內的12個國家存在童軍現象。童軍擁有國較之去年有所減少,但這一數字與「全球反娃娃兵」組織所掌握的數字仍存在著較大出入。

2003年6月12日,「全球反娃娃兵」組織公布的全球第一份娃娃兵真相調查報告顯示:在全球85個國家,有超過30萬18歲以下的男孩女孩被征募進政府軍、准軍事組織、民兵或者其它形形色色的非政府武裝組織裡。這些娃娃兵們的年齡在15歲至18歲之間,最小的年僅7歲。

時常充當掃雷工具

直到今天,全世界每天都有娃娃兵們被徵募,遭俘虜,受虐待,挨槍傷,甚至被殺害。這些被納入戰爭機器的娃娃兵們除了在前線浴血奮戰外,有的還被用於通信、偵察、搬運和炊事,還有些娃娃兵甚至淪為性奴隸。

在娃娃兵問題最嚴重的非洲,以剛果(金)為例,兒童基金會估計該國有3萬兒童兵。根據聯合國勞工組織提供的最新資料,在剛果(金)等國,不少10歲以下的孩子被武裝部隊或者組織當成掃雷的工具,讓這些孩子人手一把樹枝,在可能埋有地雷的公路上清掃引爆地雷。當孩子長到能扛動一枝步槍或者一把衝鋒槍的時候(也就是10歲以上),他們就會被大人們打發到前線作戰。

不打仗的時候,娃娃兵們也得替大人們站崗放哨:在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權時期,許多在巴基斯坦宗教學校上學的阿富汗孩子們還沒有完成學業就應召回國,扛起槍在阿富汗大小城市巡邏,在政府駐地軍營門前站崗放哨,從而讓更有作戰經驗的老兵們騰出手來到前線打仗。

在斯里蘭卡,2004年的世紀海嘯留下上萬孤兒,在生存與死亡的夾縫中,不少孩子選擇加入「猛虎組織」充當娃娃兵。「猛虎組織」從上個世紀80年代起開始大量徵募女游擊隊員。這些被冠以「自由之鳥」美稱的女兵,實際被「猛虎組織」培養成了自殺人體炸彈,他們當中多半還是未成年少女。1999年10月,在斯里蘭卡北部的一次戰鬥中,總共有140名猛虎組織成員被擊斃,娃娃兵就占了49人。

深受軍中惡習毒蝕

許多國家政府和武裝組織為自己大量使用娃娃兵的做法進行辯解,聲稱因為成年人嚴重不足,不得已才徵召娃娃兵。但這不是事實,因為這些國家和武裝組織明白,用娃娃兵充當戰爭機器實在是太合適了:他們廉價,只需花一點毒品或者烈酒就能讓他們滿足;他們容易調教,很快就能被培養成一個個冷酷無情的殺手;他們易馴服,具有成年士兵無可比擬的服從性。

成為娃娃兵後,這些正常兒童大多淪為軍中惡習的犧牲品。娃娃兵們除了面臨充當炮灰的悲慘命運外,還常常沾染上終身無法擺脫的惡習,比如說殘暴、吸毒、酗酒、性濫交。這些惡習甚至使他們不幸染上愛滋病等性疾病。1999年1月,獅子山「革命聯合陣線」一群12歲的娃娃兵,當著西方記者的面把一個15歲女孩的頭活活砍下,然後用這顆人頭玩捉迷藏的遊戲;2001年5月,剛果民主共和國軍事法庭以團夥搶劫罪判處4名娃娃兵死刑,他們的年齡也就在14歲到16歲之間。

相比男孩子而言,女娃娃兵的經歷更為淒慘,除了拿槍上戰場,她們還經常遭到性侵犯,甚至成為軍中性奴。在蘇丹,14歲的烏干達女孩科茜當年和她的女伴們就是被「民主抵抗軍」的人花言巧語引誘到蘇丹的一處軍營,緊接著就被分配給一群男軍人。科茜13歲的女伴格蕾絲告訴記者說:「我在戰場上生下了我的孩子。生完孩子後,我一咬牙把孩子綁在背上,操起槍繼續跟政府軍戰鬥。」

前往非洲參加援救工作的醫生、心理學家和工作人員發現,娃娃兵不愛說話,也不相信人。他們經常在噩夢中驚醒,被恐怖的景象包圍,垂死者猙獰的面孔會令他們戰栗。不少孩子退伍後返回家鄉時,早已失去了正常的價值觀和行為準則,有的人寧願浪跡天涯,甚至為非作歹。

拯救計劃任重道遠

娃娃兵觸目驚心的現狀引發世界的擔憂。禁止娃娃兵的全球努力始於1989年的《兒童權利公約》。這一公約現在已經在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地方生效。根據公約規定,兒童的定義是「18歲以下的任何人」,公約呼籲世界各國嚴禁將18歲以下兒童納入軍隊,更不能把他們派往戰場作戰。經過各國共同努力,2000年5月25日,聯大再次通過《兒童權利公約修正案》,正式將禁止娃娃兵從軍的年齡從原先的15歲提高到18歲,絕對禁止徵召18歲以下的孩子從軍。這一條約目前在157個國家實施。

雖然在制止雇傭兒童兵方面聯合國通過了若干個決議,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執行主任維尼曼承認,這些決議執行下來有漏洞。此次在巴黎召開的童兵國際會議最終通過了《巴黎承諾》文件,目前仍保有童軍的12個國家中有10個簽署了《巴黎承諾》,但菲律賓和緬甸未參加這次會議。簽署這一文件的國家承諾:將會追查那些非法徵召未滿18歲的兒童進入武裝組織的個人。這一文件還強調,交戰雙方簽署和平協議時所簽署的大赦條文並不能免除對相關人員侵犯兒童罪行的追訴。

「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曾經承諾在武裝衝突中全力保護兒童,現在是他們採取切實行動來履行自己諾言的時候了。」維尼曼說。


資料來源: http://news.sohu.com/20070210/n248157674.shtml

1 意見:

CY 提到...

要做一件關於童兵的功課,想不到在這找到這麼多資料

我覺得人類一日不停上互相殘殺,童兵還是會存在於世上

反望現在所謂的先進國家,好似美國,內戰時還是有童兵的存在,就是現在的童軍,最早也是童兵

人類真是可悲的生物呢...

 
TEMPLATE HACKS AND TWEAKS BY [ METAMUSE ] BLACKCAT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