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日 星期日

誰關心緬甸的民主?

中國時報 2007.05.31 
賴樹盛

緬甸民運領袖翁山蘇姬遭軟禁一年期限雖於日前屆滿,但緬甸軍政府決定持續軟禁,此舉讓全球關注緬甸和平的人們再次感到憤慨不平。十七年來,翁山蘇姬已經遭到軍政府拘禁超過十一年之久,而世界各地聲援翁山蘇姬的呼聲更不曾間斷。

由於筆者長期在泰緬邊境協助緬甸難民服務工作,更無時不刻感受離開緬甸家園至泰國避難朋友們,對於翁山蘇姬領導緬甸邁向民主和平的期盼,對於自己族人重反故土建設家園的渴望,始終是多麼地深刻且真切。

二十餘年的難民生活,沒有身分,沒有家園,失去行動自由,過著看不見未來的日子。翁山蘇姬所象徵的,不僅是緬甸民主運動的努力,更是代表著無論在緬甸海外或境內流離失所百姓的一分希望。翁山蘇姬不願離棄自己同胞,選擇面對承受著軍政權無情的壓迫,她以崇高勇氣所秉持的非暴力抗爭運動,鼓勵著無數緬甸人民與全球人類追尋民主和平的堅持。

當軟禁消息傳來後,國際社會包括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歐盟、東協等國政府,無不正式強烈地譴責緬甸軍政府的蠻橫獨行,並呼籲軍方必須面對民眾的真正渴求,早日解除對於政治活動的強行控制,以促成緬甸內部團結,尊重人權,恢復民權。無奈中國政府仍以如處理蘇丹達爾富難民危機事件一般,以不干涉內政保障緬甸主權完整為由,否決聯合國進行人道干預的提議案。

近日剛巧收到一位在台灣求學的緬甸青年來信,表示願利用暑假期間,來到泰緬邊境服務為難民同胞盡分心力。透過網路聯繫,我們聊起了難民的困境,逃離故鄉至異鄉尋求安全溫飽,但邊境地區緬甸軍隊仍對少數民族和異議人士進行殘暴的清剿。當談起但願翁山蘇姬能得以釋放一事,這位緬甸學生無奈地道出:以我所認識的緬甸軍政權,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台灣很多人而言,翁山蘇姬能不能被釋放,似乎無關緊要,也無外交或民間等利益可言。台灣對於難民庇護和緬甸民主所能付出的,雖礙於缺乏國際地位而表達行動空間有限,但仍舊有一群關心難民的台灣朋友持續奔走努力。而台灣政府與民間提出聲援翁山蘇姬,協助緬甸民主發展進程,也是身為地球村成員無可迴避的責任。

當台灣社會願以人權立國,以及推動亞太民主作為之時,如果真心要融入國際社會並接軌世界,是否該少點中正廟宇或民主道館的糾纏爭鬥,而多點行動關心國際社會的人權議題,對翁山蘇姬和緬甸和平提供實際的聲援呢?

(作者為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駐泰領隊,台灣非政府組織援助發展工作者)

1 意見:

Alan 提到...

我反而認為台灣現在的情況, 正反映了民主的本質. 民主並非宗教, 亦非慈善事業, 它在本質上是很現實的一回事. 人在得到民主自由時, 會往自己的得失權利為出發點, 甚至在位者會控制民意以求個人利益, 這都是民主必然的後果.

經濟學人最近有文章 (http://www.economist.com/displaystory.cfm?story_id=9249711)討論到翁山蘇姬時, 就提及她在人道上的完美榜樣跟現實上對緬甸民主帶來可能的反效果.

民主是以人民為主的政治運作方式, 而人民大眾往往都不是全然美善, 他們最關心的往往也不是所謂的公義. 不要誤會, 我不是說社會不需要道德, 那是絕對重要的. 只是把人道跟民主劃上等號, 我覺得不一定是正確, 甚至可以說不見得是應當的. 要幫助緬甸民主, 不能只靠人道上的關心, 而是要更直接, 現實的介入方式.

 
TEMPLATE HACKS AND TWEAKS BY [ METAMUSE ] BLACKCAT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