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日 星期日

美國對暴虐行為的政策損害全球的人權【人權觀察】

(華盛頓,2006年1月18日電)人權觀察在今天新發表的一份全球考察報告中指出,在2005年裏顯示的新證據說明暴虐和苛待的手段一直是布希政府用來打擊恐怖主義的策略之一,而此策略損害了全球性的人權防衛工作。

在這本長達532頁的全球考察報告之中,介紹一文指出,證據顯示虐待性的拷問行為不只是幾名低階級士兵的惡行,而是高級美國軍官有意識進行的策略。而這政策限制了華盛頓說服或強制要求其他國家遵守國際法的能力。

人權觀察執行長羅思(Kenneth Roth)指出,“打擊恐怖主義是人權事業的核心。但是對恐怖嫌疑犯使用非法的手段不但是一大錯誤而且還造成了反效果!”

羅思說非法手段的使用加速了恐怖成員的吸收,削弱了公眾反恐的力量,並且製造了大量無法起訴的囚犯。

美國的盟友,如英國和加拿大,企圖損害重要的國際保護法的行為使得人權維護缺乏領導的情況更加惡劣。英國試圖把嫌犯交給極可能虐待他們的政府,雖然這些政府保證給於他們良好的待遇,但是這些擔保不具任何意義。而加拿大試圖淡化一個禁止非自願性失蹤的新條約。歐盟則繼續將人權置於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之下,如俄羅斯,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因為這些國家被視為有利於打擊恐怖主義。許多國家--其中包括烏茲別克斯坦,俄羅斯,中國--利用“反恐戰爭”為藉口來攻擊他們政治上的敵對者,給他們扣上“伊斯蘭恐怖份子”的大帽子。

人權觀察記載了許多在反恐戰爭範圍之外的嚴重暴虐事件。烏茲別克斯坦政府五月在集延市屠殺幾百名的示威民眾;蘇丹政府在西部的達爾富爾進行的行動結合了“種族滅絕”的行為;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及車臣境內不斷報有殘暴的事件。嚴重的鎮壓行動仍在緬甸,北韓,土庫曼斯坦,及中國的西藏和新疆裏持續進行,而敘利亞和越南繼續對公民社會執行嚴厲的控制,辛巴威則進行大規模的,擁有政治意義的強制驅逐行動。

然而在緬甸和北韓仍可見到西方國家在人權維護方面所做的正面努力。發展中的國家也扮演了一個積極正面的角色:在尼泊爾國王對民主人士出擊的一事發生後,印度暫停對該國大部分的軍事援助,東南亞國家聯盟強逼緬甸放棄其2006年的主席職位,原因是該國的人權紀錄十分惡劣。墨西哥領先說服聯合國在打擊恐怖主義的同時,保持一名人權保護的專員。吉爾吉斯坦抗拒來自烏茲別克斯坦的強大壓力,在安集延市屠殺事件中援救了439名的難民,而羅馬尼亞也給他們提供了暫時的避難所。

西方國家缺乏領導的情況有時也讓俄羅斯和中國在與他國建立經濟,社會和政治的聯盟時忽略了人權問題。

在全球考察報告的介紹篇中,羅思寫道,在2005年美國對囚犯的苛待很明顯不能只歸咎於培訓,紀律或監督的疏忽,也不能只籠統地歸罪於“少數的壞種子”,這其實反映了上層領導有意識的政策選擇。

羅思還寫,證明這個政策是有意的證據包括布希總統威脅將否決禁止“殘酷,非人道和羞辱待遇”的法案,以及副總統迪克•切尼企圖免除中央情報局的法律責任。除此外,司法部長阿爾伯托•崗薩雷斯宣稱美國可以苛待其囚犯只要他們是拘押在美國領土以外的非美籍人士,而同時中央情報局的局長波特•戈斯則甚至聲稱追溯到西班牙宗教法庭時期的一種酷刑“水囚刑”(waterboarding) 不過是一種“專業上的審問技巧”。

羅思說:「使用酷刑和苛待的責任已不能再以職夜班的低階級士兵所行的不幸事件為藉口搪塞過去了。布希政府必須指定一名特別的檢察官來審查這些暴虐事件,而在同時國會應設立一個獨立的,兩黨的審查小組來調查這些案件」。

人權觀察2006年的全球考察報告包含對70多個國家在2005年裏的人權發展所做的勘察資訊。除了談論酷刑的介紹篇外,該報告還包含其他兩篇文章:“私人公司與公眾利益:為什麼企業團體應該迎接全球人權法則”以及“預防愛滋病毒 愛滋病進一步的傳播:人權的重要角色”。

資料來源:人權觀察中文網站http://www.hrw.org/chinese

1 意見:

yi-ling 提到...

到底是誰造成了損害人權的角色
我想
美國是難辭其咎的
在我們的觀念中
以暴治暴
本來所獲得的效果就有限
難道 所有的事情 我們都只能用暴力解決問題嗎
那對於以理性文明的西方國家而言
那所謂的真理 應該不是所謂的理性吧
強把自己的觀念推展於別國
本來就是不當的行為
國與國之間的差別
本來就不在於血統 人種
更重要的是文化
而文化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內涵
不同的民族性 展現的內涵也就更為不同
你如何去改變呢
我想每次我看到美以戰爭的時候
我都想
真的只是核能嗎
真的只有這樣嗎
我想 應該不只吧

 
TEMPLATE HACKS AND TWEAKS BY [ METAMUSE ] BLACKCAT 1.1